男人的天堂av

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2933|回复: 1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《魅力东屏》之《民间故事·财主命丧金鸡墩》

[复制链接]
     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20-3-28 08:35:08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魅力东屏系列之民间故事


财主命丧金鸡墩

陈春生  编着

     溧水东屏镇金湖村临近句容的地方,有一座大山,叫做浮山。这浮山上有一个大石墩,远看有一处山崖像雄鸡伸长脖子在引吭高歌,脖子以下的地方是连绵的缓坡,松柏苍翠,像羽翼丰满的翅膀,人们称这里叫金鸡墩。

     听一个白胡子老人说,这金鸡墩上曾经死过一个家财万贯的财主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?

     原来这金鸡墩下面有一个村庄,村名依山而起,叫金鸡村。这金鸡村并不大,只有一百来户人家,但因为地处山沟的缘故,这村子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家都穷得裤子没有裆。只有一户财主,叫金百万,家里富得直冒油,光是前庭后院就是九十九间半,家人只有八九个,可是佣人就有七七四十九个之多。

     那个金百万就不说了,单说那金百万的老婆就横得不得了,穿的是绫罗绸缎,吃的是鱼肉荤腥,对人说话脸朝天,连走路也像螃蟹一样是横着的。佣人稍不留神惹她不高兴,就会招来拳打脚踢。

     俗话说,痨病是咳出来的,财主是抠出来的,这金财主就特别抠门。人家没得吃,到他家借点米,他用小斗量给人家,人家还他,他就悄悄地改用大斗。所以村子里的穷人越来越苦,他家越来越富。有一个女孩,得了眼疾,女孩的父亲来到金财主家,磕头打滚地哀求金财主借点钱给女儿看病,金财主觉得他家太穷了,还不起钱,非但不肯,反而唤狗把他给撵出了院子,父亲眼睁睁地看着女儿的眼睛瞎了。

     忽然有一天,这村子的上空传来一阵“咯咯咯咯”的像飞鸟的鸣叫声,这村子里的肚子饿得“姑姑咕咕”叫的人们伸长了脖子朝天空中一看,不看则已,一看呆了:原来天空中飞过一只大金鸡,头和脖子有扁担那么长,鸡冠红红的,像鸡冠花那么艳丽,眼睛圆溜溜的,眼珠子乌黑乌黑的;身子有夹塘泥用的长盆那么长,羽毛五彩缤纷的,翅膀扇动得让人眼睛发花。

     人们惊呼起来:“金鸡!金鸡!”

     金鸡才不管村人怎么叫呢,它飞它的。它飞呀飞,直飞到傍近村子的山上去。

     后来,村人每天只听到金鸡“咯咯咯咯”的鸣叫声,却不见金鸡的影子。

     一天,村上有一个人跑到山上去砍柴,正砍得起劲的时候,又听到这金鸡“咯咯咯咯”地在叫唤。随着金鸡的叫声,天上像下雨一样下起了白花花的大米,下了约摸一刻钟的样子,那整个山头上都铺满了白花花的大米,看上去像霰雪一样。

     这砍柴的高兴得差点晕了。天上不是掉馅饼,而是在下米雨!天底下哪儿来的这么好的事儿!他的年近八十岁的老母亲已经饿得眼睛发花,牙齿几天没有沾米饭了,躺在床上已经奄奄一息。他想这下可好了,母亲有救了。他顾不得他砍的柴火了,他用双手在山头上捋呀捋,捋了一大堆白米,然后脱了上衣,装了下山来。

     他高兴得都要发狂了,从下山到村子里,逢到人就告诉他们:“快,快到山上去捋米呀!天上下白米了!”

     村子里的人起初不相信,以为这砍柴的发神经。砍柴的就摊开衣衫给他们看里面装着的大米。

     真的耶,是真的!于是人们争先恐后地拎着木桶揣着米袋往山上涌。人们扛着米,像穿马灯一样,从山下到山上,又从山上到山下,走马灯似的,一趟一趟的。从此,村子里家家户户的米缸里都装满了白花花的大米。看着粮囤如山,穷人的脸上露出了惬意的笑。

     金财主还蒙在鼓里,他不晓得金鸡飞到山上的事,更不知道天上下米雨的事,但他感到这两天有些不对劲:没有人到他家借米了,村子里的那些穷人不再满脸饥色,而是一个个容光焕发,连走路也健步如飞了。他四处一打听,晓得了金鸡在山上唤天下米的事。晓得了这件事,他的那个心里啊,真的别扭得难受。看着村人穷得丁当响,他欢喜;看着村人吃了上顿没下顿,他喜欢;看着村人穿着破衣烂衫,他喜欢。现在村人因为这金鸡而变得富起来,有的吃有的喝了,他心里比死还难过。

     这金财主把脑袋一拍,心里立刻起了一个馊主意:这山下的田冲都是我金财主家的,那么毫无疑问这山上的一切也是我家的,什么树木啦,石头啦,山上的鸟兽啦理应都是我家的,那么这金鸡和金鸡唤来的白米也是我金家的,这天经地义。

     于是金财主派了十几个长工沿着山脚筑起了一道很长很长的篱笆,而且还让人拿着木棒日夜守护着,不让村人到山上去半步。有一个村人趁守护的坐在那儿打盹,悄悄地从篱笆的缝隙里爬进去,没想到被另一个人发现,竟被打了个半死。

     金财主得意地想:村上的穷棒子们已经几天没有上山捋米了,那山上的白米一定堆得像山一样高了吧。于是他带了十几个随从,挑了十几副稻箩沿着山中的小路攀到了山顶。财主一看,哪里有什么白米,竟是金鸡拉下的一堆堆的“糖精屎”。他一看肺都气炸了,命令随从捣金鸡的鸡窝。

     鸡窝在哪里呢?随从们找了半天,这儿捣捣,那儿敲敲,原来金鸡把鸡窝安在了杂草丛中的一个石缝里。一个随从一眼看到了鸡窝里的三枚金蛋,金光闪闪的,他立马报告给金财主。

     金财主的那双眼睛立刻放出金子般的光芒,二话没说就赶快把三枚金蛋全部装进了自己的口袋,转身就跑。可还没有跑到半山腰,金鸡就飞回来了。

     金鸡见窝里的蛋没了,猜想肯定是被哪个黑心肝的人拿去了。于是扑楞着翅膀四处寻找,看到半山腰里的金财主,他上衣的口袋里鼓鼓的,分明是三枚金蛋的轮廓。金鸡血红的眼睛瞪得又大又圆,盯着金财主。

     那十几个随从看见金鸡那么大的块头,眼睛睁得那么可怕,知道要出事了,赶紧溜之大吉,沿着来时的路跑到了山脚,只留下金财主与金鸡周旋。

     金财主看见金鸡,如获至宝,大喜过望。他想,金蛋是金鸡生的,逮住了金鸡,今后要多少金蛋就会有多少金蛋,我这财主要做多大就会做多大,上天要让我发大财啦!

     于是,金财主猛地伸开双手,不顾一切地向金鸡扑了过去。

     那金鸡十分灵敏,轻轻一跳就跳到了另一块石头上。金财主没有扑到,反而扑了个狗吃屎,脸上被树枝划成了一道道血杠子。但是他哪里肯死心?又张牙舞爪地向金鸡扑去。金鸡见他扑来,又一个急转,金财主又扑空跌倒在地上,金鸡像啄米那样朝金财主的右眼啄去,金财主的右眼立马成了一个黑窟窿。金财主痛得嗷嗷直叫,咬着牙爬起来,一手捂着右眼,一手抓起身边的石头,狠命地朝金鸡砸去,不想没砸着,却砸在了一棵树的树干上。金鸡也被激怒了,它积攒了浑身的力气,“噗噗噗”地直逼金财主,把金财主的左眼蛛也啄了出来。

     可怜这金财主只觉得眼前黑咕隆咚的,天昏地又暗,他想跑,但一脚踏了个空,像一个石磙一样,骨碌碌地,从山顶滚到山坡,又从山坡滚到了山沟,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。

     金鸡一不做二不休,它又飞着追了过去,朝金财主的脸上身上乱啄一气。不一会儿,金财主便一命呜呼了。

     金财主死了,金鸡也扑扑翅膀飞走了。它飞走了,头也没有回。

     多少年来,山下村子里的人们翘首以待,可是这金鸡至今也没有飞回来。为了怀念这只金鸡,人们把这座山叫做“金鸡墩”。

     
沙发
发表于 2020-3-28 09:00:45 | 只看该作者
看过这个故事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Powered by X3.4 © 南京溧水易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
不良信息举报、服务热线:57214114、57244114 地址:广成铂金大厦16楼01室
     法律顾问:范遵国 电话:13705148320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